首页 攻略指南 拉萨旅游 高分求攻略

拉萨旅游 高分求攻略

拉萨10天,纳木错3天,林芝15天,够了。

1、拉萨:

首先是民俗之旅,然后是拜佛,然后是自然风光。

民俗之旅,也就是有机会到藏族朋友家住几天,从吃穿等方面了解,娱乐项目拉萨不多,但是朗玛厅必须去,没有门票,其中最有名的有 容中尔甲、唐古拉风、尼威。买酒就行了。晚上10点开始演出 藏饰、歌舞等民族节目。吃的话可以选择的面很多,印度、尼泊尔、西餐、藏餐,如果有兴趣,去口碑网看看,也可以联系我。天葬有兴趣不?

然后是拜佛,拉萨地区集中了大部分的 寺庙,排名是 大昭寺、小昭寺、哲蚌寺、色拉寺(辩经、下午三点开始,特殊节日休息)、甘丹寺(广场有班车)、

楚布寺、下密寺,木如寺等小寺庙。

然后是自然风光、包括纳木错、羊卓雍错、德中温泉、雪山拉萨没有,只有个唐古拉峰(7111),巴松措(措那湖在林芝),冰川也没有。

纳木错可以联系我,找朋友,150来回包门票,住一晚,面包车,凑够5个人就行。

林芝看地图吧,建议时间长一点。具体的话看你喜欢什么,也可以联系我,随便聊。

qq 361505260

第一天当汽车穿过刚刚修好的二郎山遂道,沿着崎岖陡峭的山路盘旋而下时,我在想到底要不要去拉萨呢?大渡河从高高的山上望去只是一条绵长的银带,几块田地,几株疏木散落在河谷里。车上的人都是那些到成都出差或是走亲戚或是“耍”完回来的康定人,心满意足地躺在卧铺上晒着太阳。我向他们打听从这里到拉萨好不好走,让我失望的是,拉萨对于他们和我都一样,陌生而遥远。康定是进藏之前最后一座繁华的小城。群山环绕,清盈的折多河将它一分为二。密密的房屋依山傍水,鳞次栉比。正是“五一”,街上热闹无比,有很多外地游客和从周围乡寨赶来的藏民。在晰晰的春雨中,我逛了一圈农贸市场。这里的瓜果蔬菜着实鲜亮喜人,不似大城市的都是经化肥催大的,呆头呆脑。第二天早上七点,我坐上开往川藏交界的巴塘县的长途客车。车一出康定,便开始爬海拔4000米的折多山。刚上了个小坡就下起了雪,雪花飞舞,四野看不到一点生机,只有这台扬州客车在茫茫雪山中踽踽独行。快到山顶时,前面堵车,原来是要过军车。几十辆解放牌五吨越野车在“之”字形的山路上象甲壳虫一样缓缓而行,绵延数十里。车里放着港台片,大家都笑得乐不可支,我可无心欣赏,望着车窗外越下越大的雪,我想不知后面的路会是怎样呢。打了一个盹醒来,向窗外一看,怎么酷似我在电视上看到的极地风光。一片厚厚的雪地在太阳的照射下烁烁生辉,天蓝得令人窒息,空气稀薄,寒风凛冽,若有若无的路不知要把我们带向何方。原来这已是海拨4400多米卡子拉山的山顶,只下了一个大坡就到了号称世界海拨最高的县城—理塘,这时已是下午四点钟,司机问大家前面还有80公里,要不要在这里休息一晚,全体乘客都强烈要求继续前进,我也想才80公里为什么不走。下车随便走一走,高原强烈的光线刺得我好一会才适应过来。这是一个新兴的县城,由广东省援建,所以整个县城的面貌有点像珠江三角洲的某个小镇。当然风景迥异,它建在雪山之间的大草甸子旁。这个大草地甸子东西长二百多公里,开车一天都跑不完,向南几十公里就是云南,可以去真正的香格里拉。汽车沿着大草甸子走了约20公里的平坦路,剩下的60公里就像是在坐“蹦蹦车”,深夜十一点钟终于“蹦”到了巴塘。第三天一早出去找车,看到一辆开往稻城的客车,心中又动摇了一下。只要踏上这车我就不用那么辛苦地去拉萨,在稻城一样可以看到很美的风景,也许更美。可是这里离西藏只有不到一百公里了,怎么甘心,略一犹豫,那车便开走了。还好遇到几个同路的人,包了辆昌河面包车沿着金沙江向芒康进发。这里几年前发生过地震,所以河里有很多巨石,有的就如一座小山一般大小。过了金沙江大桥进入西藏境内不久,在经过一段河滩时,巨大的石块把车底的离合器给戳坏了。我们不敢徒步前行,怕高原反应倒在路上,再等别的车子,半天也没有一辆。在河边玩了一会,便坐在车上等待转机,最后竟昏昏睡去。好不容易等来一辆中巴客车,顺利到达芒康。芒康是川藏线和云藏线的汇合处,县城里有一所看上去挺不错的小学,学生们都穿着整齐的校服。三三两两的牦牛满不在乎在大街是踱着步,一群藏族人围着一间小店的电视机前看得津津有味。除此之外,就是令人绝望的蓝天笼罩着这高寒之地。这里已无固定的班车,只有搭顺风车。我和一个四川人坐上了一辆油罐车。油罐车开得奇慢,比步行也快不了多少。山上的积雪还未融化,阵阵寒气袭人。远远地可望见东达雪山,那是川藏线上最高的一座山,海拔5006米。经过一个叫竹卡的小村,总算让人眼前一亮。粉白的野桃花开得正旺,衬着几块绿油油的青稞地。还有一条混浊的河流在如同刀削的峡谷中奔腾,一查地图原来是谰沧江。天将黑之前,我们的车停在东达山的半山腰的一个旅店门前。一小排平房,屋后挖了一小沟引雪水,没有电,极目四望,除了荒凉找不到别的词来形容。更可气的是,天上竟然没有一丝月光或是星光。如果是个黑店怎么办? 这个不详的念头让我浑身打了一个冷颤。第四天凌晨三点,我被同伴喊醒。司机怕路难走,困在山顶,所以要早早出发。路极差,汽车象青蛙一样在跳跃。黑暗中什么也看不见,只有车灯照着前方狰狞的路面。司机叼着烟打起十二分的精神开车。到山顶可能也只有三十公里左右,不过一直到早晨八点钟才到。山顶极冷,虽然坐在车里,刺骨的寒风从窗缝里袭来,让我浑身打着哆嗦。玛尼堆上的经幡被风吹得呼啦啦做响,白雪皑皑,映着朝霞的金光。下山的路也难走,在进入左贡县之前,终于有了一段平路。司机把我们撂在这里,就到兵站的油库卸油了,然后他又要沿路返回四川。左贡县城建在一片开阔的河谷地带,那条河流淌得极为平缓,就像这座小县城一样,有点死气沉沉。坐在县委大院的门口搭车,不到一个小时,我又上路了。不过这次是辆康巴藏人的大篷车。即使是辆大卡车,藏人也要把它装饰一下,车顶上嵌着颜色绚丽的万字花纹,代表着祥云朵朵。我同三男一女四个藏人做在货物上,身上盖着睡袋也很舒服。前面一群藏族少男少女在修路,看到远远的大逢车上坐着的我,不停地欢呼雀跃,也不知是为什么,一路上还有好几次这样的情形。车沿着一条小河前行,河滩上不时可看到野兔,小狐狸,还有老鹰蹲树枝上,车开近时才猛然飞起,吓得我差点没从车上滚下来。阳光很好,照在身上暖暖的,不敢相信几个小时前我还在东达山顶上被冻得瑟瑟发抖。车到邦达,卸了一点货就继续前行。邦达座落在藏东一个著名的草坝子上,东北边的出口可到昌都,有飞机场。我们的车从坝西南上山,不到半个小时整个邦达草原的景色就尽收眼底。可惜这里现在只是初春,草刚有点嫩芽,只能想象夏季邦达草原上绿草如茵,百花盛开,牛羊遍地的模样了。到达山顶,司机在玛尼堆上挂上一块新的经幡,又念了几句经文,我想可能是让山神原谅我们的打扰,并保佑以后的路途顺利。山这边的路坡度很陡,还一个大弯接着一个大弯,植被也少了许多。每看到几间房屋,几块青稞地组成的一个小村落 ,我都想快到谷底了,但一共数了有十多个这样的小村庄才到谷底。什么是一条正在“发怒”的河流我算是见到了。激荡的涛声带着巨浪卷起的旋风扑向两岸高高的山岩,龙吟虎啸般的回响溢满了整个峡谷。这涛声盖过了一切声音,反显得整个峡谷死一般的寂静。这里是真正的大自然,它让你心存畏惧,而不是想要去征服。已近黄昏,汽车沿着怒江在悬崖边小心翼翼地行驶几公里后,穿过怒江大桥。这座桥就是一个兵站,既是过桥也是过遂道。一座山巍然屹立在怒江中,如果没有这山,桥恐怕也修不成。路面窄得恰好能容一个车子行走,许多地方还是在峭壁下穿凿而过。冬天结的冰还在消融,长长的冰柱会滴下几滴冰水到脖子里。天完全黑了下来,星星是唯一的光,剪纸般的山影一会儿贴在黑暗的天空,一会儿又与天空合在一起。坐在我身旁的藏族妇人开始念经,好像是反反复复的一句话,又好像不是。在这一刻,我似乎明白了信仰的意义。第五天凌晨陆点,爬上大蓬车时,发现多了两个英俊的藏族少年,一笑便露出两排洁白整齐的牙齿。依旧是翻雪山,到了山顶便挂经幡,然后是在峡谷之中转来转去。当汽车穿出一个峡谷时,一个风景如诗如画的小镇——然乌展现在我的眼前。然乌湖不大,然乌雪山将它分出为东西两部分。起伏不断的雪山倒映在水中更显清丽纯洁,而湖水则看上去一半是蓝色,一半是白色。这里的冬天刚刚发生过雪灾,所以到处还可见雪崩留下的痕迹。趁着车主卖货的空档,我到湖边去走走,结识了两个四五岁的小女孩。有一个小姑娘的汉语说得很好,原来是兵站的战士教她的。相谈正欢之际,远远地看到大篷车开来,只好又匆匆分手。车子一直沿着然乌湖西行,湖面愈来愈窄,最后成为帕隆藏布江。又到了一处较大的村落,从车上卸下几十包大茶,几十双胶鞋,几十包洗衣粉,算帐算了半天。正值村里的一所小学放学,立即就有几十个小孩子好奇地围着我。我把地图册拿出来,告诉一个看上去较伶俐的男孩:我从哪里来,是怎么来的,现在你们这个村子是在什么地方,我还要到什么地方去。也不知他到底听明白没有,最后我把这本地图册送给了他。然后又在他的要求下,给这几十个孩子们照相,背景就是这村子里的吊桥,恰好有七八头牦牛列队走过。离开这个依山傍水的村落,很快又到了另外一处乡村,这里比刚才那个更象世外桃源,因为这里屋前屋后开满了粉嫩的桃花。我在村里爬上爬下,想找一个最佳的角度把这个村子拍下来。无人理我。只是在一个小巷道里,与一头出生没多久的小牛狭路相逢,正在我和牛都不知所措时,一位小姑娘出来解了围。同两个藏族少年一块吃了顿饭才知他们俩是四川道孚县红顶寺的小喇嘛,要到拉萨的大小昭寺继续深造。他们唯一的行李就是一个漂亮的深红色皮背囊,里面装的都是经书。难怪我开始问他们去拉萨做什么,他们只是笑,什么也不说,原来是两位修行的人。晚上十点,到达波密县城。大篷车的终点已到,车主告诉我在每年路况好的时候,他们会这样跑上三四趟。第六天来到波密一点也没有高原的感觉,空气湿润,草木葱茏,清晨的河滩上从地面升起一道半圆形的彩虹。已经看不到雪山,山谷中总是云雾缭绕。波密到林芝的一段路应该是川藏线最艰险的,平常一般不通客车。可也许是前面坐了大蓬车的缘故,或是雨季还未到,泥石流还不多,或是因为我花高价同六个人包括司机挤在一辆北京吉普车上,一点也没觉得路难走。先是平坦的柏油马路,偶尔还可看到几匹野马在路边吃草,毛色乌黑发亮。中途小憩时,踏进路边的森林里,每走一步,都像是踩在松软的高档地毯上,不知是多少年的落叶铺就而成。有几处路被山上的洪水冲坏了,吉普车一跃而过,溅起阵阵水花。在最可怕的通麦天险,刚刚发生过泥石流,不过稀软的泥地上已铺好了几根圆木,所以小车还是很轻松地过去了。车过一处,附近冒出隆隆的蒸汽,原来公路下边有一个沸腾的温泉。翻越进入林芝前的一座山头时,又下起了鹅毛大雪,看到一个到拉萨朝圣的信徒,一步一个等身长头。不知他从哪里来,也不知他这样前进什么时候才能到达终点。下午三时,到达林芝县城。蕴育了西藏的江南的泥洋河在城外划过一道美丽的弧线,一处小山坡上有当年文成公主亲手载种的柏树。千年的古柏像玛尼堆一样挂满了经幡。空气里浮动着春的气息,一扇雕花的大门掩着一户富足的藏族人家。河滩上田地星罗棋布,点缀着各种牲畜。四周悄然无声,只我一人漫步在空阔的柏油路上,感受着这高原上的春天。第七天从林芝到拉萨的路并非如想像中会稍好一些,有很长的一段在修路,中巴车经不起颠跛,一路上共换了四次车胎。每次停车时,大家或聚精会神地看着司机的一举一动,或是找个有太阳的地方坐下聊天。终于在黄昏时分,车子开进了拉萨河谷。蜿延流淌的拉萨河慢慢地带出城市的繁华模样。突然,与我同行的藏族少年喊到:“看,布达拉宫”。暮色中的布达拉宫庄严、凝重,有一种特别的古典姿态。想起几年前一首非常流行的歌曲:”回到拉萨,回到我们期盼已久的家。。。。。。” 人生就是一次漫长的旅行,坚持到底才能获得如莲的喜悦。我想体验梦想成真的感觉,所以才走川藏线来到这离天空最近的地方。

热门文章